top of page
Search
  • 戴偉豪醫師

淋證




淋證|中醫


淋證,相當于西醫所指的尿路感染,主要表現為小便急頻,排尿時滴瀝不盡,尿道澀痛,小腹拘急或痛引腰腹等為主的一系列症狀。臨床上常常以尿急、尿頻、尿痛、尿不盡來概括。可以追溯到東漢時期著作《傷寒雜病論》中所提及到的「淋家」,原文是在《傷寒論.辨太陽病脈證并治》中第84條「淋家,不可發汗,發汗必便血。」所謂淋家,就是指久患淋病之人,其表現為平素患有小便淋瀝不盡,尿意頻且數,尿量偏短少,小便時尿道作痛,而且反復發作不愈。


淋證的病機主要涉及三方面,第一是下焦有熱或膀胱熱,如漢代《金匱要略.五臟風寒積聚病脈證並治》中原文所說:「熱在下焦者,則尿血,亦令淋秘不通。」。第二是腎虛,如隋代《諸病源候論.淋病諸候》中所說:「諸淋者,由腎虛而膀胱熱故也。」。而第三則是中焦氣虛或中氣下陷,如《景岳全書.淋濁》中所說:「然淋之初病則無不由於熱劇,無容辨矣,但有久服寒涼而不癒者,又有淋久不止而痛澀皆去而膏液不已,淋如白濁者,此惟中氣下陷及命門不固之證也」。以上三個病機,可以同時並見,相互發生。


具體來說,第一個病機下焦有熱或膀胱熱,包括了由肝膽郁熱及濕熱下注而來的、心火亢盛熱移下焦小腸而來的、腎陰虛相火旺而來的、濕熱穢濁毒邪侵入膀胱而來的、血絡損傷成瘀積熱而來的等等。由于下焦有熱或膀胱熱有虛有實,要視乎是本為實熱還是病虛而後生熱,故此病機在淋證中可為主要病機亦可為衍生病機。


第二個病機腎虛,除了上述腎陰虛相火旺即「諸淋者,由腎虛而膀胱熱故也。」外,亦有由于腎虛而下元不固,腎失固攝,影響膀胱的氣化功能與開合功能,不能分清別濁,脂液隨小便而出,則發為膏淋。


第三個病機中焦氣虛或中氣下陷,可用李東垣的陰火論來理解,即是由于脾胃中氣虛弱則升降失司,清陽不升,濁陰不降,中氣不能升發敷布,則下陷陰分,化為陰火,同時影響了下焦包絡,甚致尿道膀胱,而成淋證。當然亦有因第一個病機下焦熱久淋證不愈,濕熱耗傷正氣而成中氣虛,或者勞累過度,年老體弱久病等亦能成為病因。


按照以上三個病機來分析,不難發現淋證其發病的主因多是涉及臟腑功能失調或兼夾虛證為主的。故《黃帝內經‧素問》曾指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尿路感染會發作,最直接的病因就是正氣虛。正氣的概念甚廣,泛指人體所有可以防止疾病發生的一系列生理機制。以尿路感染為例,可以包括膀胱氣化功能正常使排尿時膀胱完全排空而維持尿路無菌的防御機制、尿路上皮細胞表面的含糖萼黏膜會保護細胞免受尿液侵蝕的機制、黏膜構成了尿路上皮血-尿屏障能避免感染的機制等等。


中醫藥治療該疾病的辨治原理當為恢復人體正氣並使病邪無法殘存在體內。辨證論治,攻補兼施,同時要配合攝食養生及體質學說等內容來預防病發,以圖根治。


#淋證 #中醫 


(文章照片由互聯網提供)


(譽豐中醫診療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或翻印)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