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鍾佩儀醫師

新冠後蕁麻疹病案



蕁麻疹|中醫


39歲 女性

初診:5/3/2024

四肢風團1月餘。2024年1月末第二次COVID-19(+),4日轉陰,後見大腿皮膚紅色風團狀丘疹,每逢3-4pm發作,瘙癢難耐,影響睡眠,曾診西醫予內服抗敏藥及外用類固醇後癢減,但停藥仍發作,納可,大便成形2-3日1行。

LMP:11/2,5天淨,總量可。

脈滑,舌紅赤, 苔黃略膩。

診斷:癮疹(風濕熱困)。

知法:養血祛風,清熱祛濕。

消風散,牡丹皮18克,地骨皮18,白鮮皮18克,地膚子12克,黃柏12克,土茯苓30克,薏苡仁25克。

3劑。

 

二診:8/3/2024

月經將至,乳房脹,兩側頭痛,藥後紅丘疹未發,睡眠轉好,舌苔轉薄黃。

上方加川楝子12克,延胡索12克,3劑。

 

此女患者曾感染兩次新冠病毒,兩次新冠康復後皆出現蕁麻疹,第一次蕁麻疹發作,主要服抗敏藥後1個月則消退,今年第二次蕁麻疹服抗敏藥,及外用類固醇2週,雖然皮膚瘙癢減輕,但是風團狀皮疹仍每天深夜3-4點發作,嚴重影響睡眠,且不欲長時間使用西藥,故尋求中醫治療。


這個病例的特點第一是新冠後引發蕁麻疹,第二是每逢半夜發作,第三患者身型纖瘦,可見機體有不足的表現,陰血虧虛,失於濡養,則生風化燥,皮膚出現風團狀皮疹,瘙癢難忍;當洗澡用水太熱或者棉被太厚重,令皮膚悶熱則瘙癢加重,此為風邪夾熱,客於血分;患者平素大便欠暢,2-3日一次,此容易導致身體積熱,熱邪無出路可出,加重機體濕熱情況,濕熱膠結,內不得疏洩,外不得透達,郁於肌膚腠理之間而發病,導致病難解。


所以,我這次的治療思路是養血祛風,涼血清熱,輔以祛濕。癢自風來,止癢必先疏風,故用消風散為主方;加牡丹皮、地骨皮涼血清熱;土茯苓、薏苡仁將濕熱邪氣透過小便而出。患者服用中藥後,夜間蕁麻疹無發作,第二次複診繼續延用首診的治療思路,因月經將至,出現兩顳側頭痛、乳房脹痛,此屬肝經巡行之處,故加上金鈴子散疏肝行氣。


#蕁麻疹 #中醫 


(文章照片由互聯網提供)


(譽豐中醫診療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或翻印)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