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經方炙甘草湯治心臟節律不整(心悸)


心悸|中醫

心悸|中醫

心臟是我們身體維持生命最重要的器官。正常情況下,心臟的跳動是由右心房的竇房結來控制,經由房室結、希氏徑,把電刺激由心房傳到心室,引起心臟的收縮,以維持正常的血壓及身體所需的血液供應。當此特殊的心臟電傳導系統出現毛病,就會有各種不正常的心跳出現,引起心臟節律不整的問題。所以心臟節律不整(或稱:心律不整、心律失常、心律不齊)就是指心臟電傳導系統異常所引起的各種症狀,包含心跳不規則、過快、或過慢的表現總稱。其中心律過速的定義是成人每分鐘心跳大於100下,而心律過緩是成人每分鐘心跳小於60下。現今醫學科技發達,可靠心電圖檢查就能診斷,結合其他檢查和各病因的診斷,作出相對的藥物或手術治療已經駕輕就熟。但是往往當西醫學療效不理想或無法明確診斷作出治療時,中醫便能有所發揮。中醫通稱所有原因引致心臟節律不整的病為心悸,是因外感或內傷,致氣血陰陽虧虛,心失所養;或痰飲瘀血阻滯,心脈不暢,引起以心中急劇跳動,驚慌不安,甚則不能自主為主要臨床表現的一種心臟常見病證。心悸既是一種病,也可作為臨床多種病證的症狀表現。心悸的特點是發作時心慌不安,心跳劇烈,不能自主,或一過性、陣發性,或持續時間較長,或一日數次發作,或數日一次發作。時常兼見胸悶氣短,神疲乏力,頭暈喘促,甚至不能平臥,出現暈厥。其脈象或數或遲,或乍疏乍數,並可見結脈、代脈和促脈。

炙甘草湯,又名復脈湯,是臨床上不論治療功能性或器質性心臟節律不整均可應用的一首方劑。《傷寒論》:“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原方:甘草四兩(炙),生薑三兩(切),桂枝三兩(去皮),人參二兩,生地黃一斤,阿膠二兩,麥門冬半升(去心),麻子仁半升,大棗十二枚(掰)。右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內膠烊消盡,溫服一升,日三服。喻嘉言謂此方為“治邪少虛多,脈結代之聖方”,曹穎甫謂此方:“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此仲景先師之法,不可更變也。”炙甘草湯所治療的心臟節律不整應是虛損證候。脈結代是指脈有歇止,脈跳動時有間歇,良久方動,止有定數者為代脈;脈有間歇,一止即來,但止無定數者為結脈。結脈和代脈在此同主心臟氣血虧虛,但結脈程度較代脈輕,結是病脈,代是危候。心動悸意思是指心臟跳動得很厲害。《素問·平人氣象論》:“胃之大絡,名曰虛裡,貫膈絡肺,出於左乳下,其動應衣,脈宗氣也。”《類經》卷五張景嶽云:“是為十二經之宗,故曰脈宗氣也。虛裡跳動,最為虛損病本。故凡患陰虛、勞怯,則心下多跳動,及為驚悸、慌張者,是即此證。”脈 結代,心動悸,這個是心血虛而氣不順接之侯,應當用炙甘草湯補血益氣通陽復脈。此方的著眼藥當為是桂枝、炙甘草和生地黃。桂枝是仲景治心悸的要藥,《傷寒論》中包含桂枝的方劑有43首,涉及治療心悸或類似證候的方藥就有 10首。觀仲景的證候描述,除了直接描述心悸為心下悸,心中悸,心動悸,還會把心悸與胸悶,氣上沖胸,心下逆滿等作為互詞,而這些證候,仲景都會用上桂枝的。由此突顯出桂枝治悸的作用。炙甘草湯的炙甘草是仲景方用量最重 之一,仲景用量一般為二兩三兩,有時候只用一兩,但當需要補益時,便會加量應用。炙甘草不但能養胃益氣,《名醫別錄》還載其能通經脈,利血氣,這是世人常忽視的。炙甘草和桂枝是時常搭配治療心悸的。如《傷寒論》第64條 :“發汗過多,其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桂枝配甘草,桂枝性溫味辛,得甘草則強化其通陽作用,即所謂的辛甘化陽,這種作用除了增強發散外,還可以鞏固溫通作用以補益心陽從而定悸。所以仲景用治壯心陽的方劑中,多不離桂枝與甘草的配伍。炙甘草湯雖有大隊的陰藥,卻沒有用上芍藥。如《傷寒論》第21條所言:“太陽病,下之後,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脈促者即脈來急促有間歇,數而時一止,止無定數。其與脈結代亦是以脈跳時有歇止為特點相同。促脈有陰陽之分,可主陽盛熱結,氣血、痰飲、宿食停滯;亦主臟氣虛弱,陰血衰少。而代脈多為臟氣虛衰所致之危候,結脈雖可由邪氣阻滯脈絡所致,但也主血氣虛榮,所以結代促三脈特性相近。依第21條看,當是下之後,陽氣受損,陰邪內陷,而胸悶作為心悸的互詞,亦有損及心陽的可能,故去性寒陰沉的芍藥以免再受挫胸陽,主純陽發散,振奮陽氣,以散陰寒。假如陽氣受損更嚴重,出現微惡寒,仲景會再加炮附子一枚增強溫陽之力,如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也。再說生地,必須留意它在炙甘草湯中用量特重(據考究資料顯示《傷寒論》記載的生地黃,應該是鮮品,但由於現今鮮品難尋,故可以生地代替)。《神農本草經》載生地為“主傷中,逐血痹”,《名醫別錄》又載其主“同血脈,利氣力”。曾有顯示指出方中生地用量不夠則治療心律失常療效不顯著,證明生地的用量是不可忽視的,臨床上必須重用。當出現心胸陽氣衰弱並伴陰液不足(氣血不足)時,並具備結代促脈,胸悶心悸等證候,便可用炙甘草湯治之。炙甘草湯又名復脈湯,表明有能復脈的功用。筆者認為此為方中陽藥的功勞,尤以桂枝甘草為最主要。須知道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血在脈中需氣行之,氣在脈中需血載之。《經方實驗錄》曹穎甫弟子姜佐景雲:“蓋本方有七分陰藥,三分陽藥,陰藥為體,陽藥為用。”大隊陰藥得陽藥則行而不滯,陽藥得陰藥平衡而不妄自發散,損耗真陰。陰中求陽,陽中求陰,此與脈之特性相合。另外,心在體合脈,炙甘草湯養心陰,補心血,溫心陽,益心氣,實際上就是復脈,故名復脈湯是無容置疑的。炙甘草湯治療心臟節律不整,只要抓住脈結代,心動悸的證,辨清病機,便能效如桴鼓。借《經方實驗錄》姜佐景的話語:“余用本方,無慮百數十次,未有不效者。”

有關方藥治療方面,需經註冊中醫師診斷處方才可服用。

#心悸 #中醫

(文章照片由互聯網提供)

(譽豐中醫診療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或翻印)

© 2021 譽豐中醫診療中心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