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中藥(二)


中藥|中醫

中藥|中醫

上回已經給各位分析了“不是西藥的便是中藥”這個觀點,最近就有病人在就診時問筆者,那我們山草藥派到底對不對啊?

中藥當中的確有一大部分是山草藥,所謂山草藥,指的是天然藥物,不管是植物,抑或金石礦物、飛禽走獸,都算在山草藥的範疇,但就如同筆者前文所述,中醫亦有人工合成的中藥如升丹輕粉等藥,所以山草藥並不可以包括了全部中藥的概念。

山草藥派聽到這裡,或許就不服氣了:最起碼我也是構成中藥的主體,為何我們就不算是中藥呢?

俗來說得好啊,粵諺有云:山草藥–罯得就罯。意思是胡說八道,亂來一通。這個歇後語就說出了一個現象,以往的人受傷了,就隨隨便便的拿些山草藥去敷傷口,胡亂使用,粵語中使用了其諧音及取其義為噏得就噏,胡說八道。

其實我們中醫所說的中藥,就是需要在中醫的理論指導下認識並使用的藥物,方稱之為中藥。不管產地在哪裡,天然還是合成,只要是中醫理論指導下使用的藥物,我們都稱為中藥。而山草藥,在不經理論指導下使用的藥物,自然就不列入中藥的範疇。

就像前文提及的甘草,在中醫的處方當中時常會見到,甚至俗語常說的甘草演員,就是引用了甘草在各種方劑中處處可見,但藥引、調和的作用卻必不可少,被稱為眾藥之王的典故。是故甘草在方劑中應用時是中藥的一種,而在複方甘草片中,甘草是基於西醫理論上擁有鎮咳袪痰的藥物,便是西藥。

又例如訶子,中醫使用訶子是作為收澀藥,功效斂肺止咳,澀腸止瀉,而在蒙醫/藏醫學中,訶子才是百藥之王,認為其有補虛強身健胃的作用。所以在蒙醫藏醫體系下使用的訶子,就不算是中藥裡的訶子了。

又例如中藥麻黃,中醫說麻黃性味辛溫發散,發汗解表,宣肺平喘,是治療風寒感冒表實證的能手。但在西藥當中,麻黃多數會被提取為偽麻黃鹼(pseudoephedrine),在一些感冒藥當中亦含此成份。此時,來源於麻黃的他就化身成為西藥的原料,在西醫的理論體系下作為具擬腎上腺素、升壓作用的一種藥物。

那麼話說回來,山草藥,就沒有效果嗎?

答案當然不是,我們經常說中醫藥是一個不停進步的體系,從神農本草經的365種藥到本草綱目的載藥1892種,再到了新中國成立後所編寫的中華本草高達8980種中藥,這千百年的時光中前人為我們收錄了許多以往沒有的藥物,而這些藥物,許多時候都是作為山草藥,沒有官修的本草記載,只依靠人民的口耳相傳,而醫學家們觀察到山草藥在民間的使用情況後通過試驗,記錄藥性,逐漸將山草藥變成今日我們所熟知的中藥。又或者是文獻中曾經記載的中藥,但因為臨床上不常用、藥局不販賣的藥材,現在只能變成了民間相傳有效的山草藥了。

在歷史長河裡,中醫藥文化大浪淘沙,前人可能基於客觀條件限制而認識不清一些藥物的使用,金子都藏到砂礫當中,就像當年屠呦呦在肘後備急方當中得到青蒿素的靈感一樣,真知灼見也許毫不起眼,但中醫藥的偉大寶庫永不消失,作為中醫藥從業者的一份子,筆者希望中醫藥文化能繼續傳承下去,令這份寶貴的文化遺產得以造福後人。

#中藥 #中醫

(文章照片由互聯網提供)

(譽豐中醫診療中心版權所有, 未經同意, 不得轉載或翻印)